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来稿交流 >> 来稿选登 >> 为中国抗战呐喊的美国女作家

当年为了中国抗战而奔走呐喊的美国女作家赛珍珠,在中国曾有四个社会职务。上世纪40年代初,赛珍珠与斯诺等人应宋庆龄之邀成为“保卫中国同盟”的荣誉会员,从事向海外募集资金和医药物品。她又与斯诺夫妇等一起上书美国总统,呼吁成立“美国中国事业救助联合会”,她担任主席,在全美开展募集500万美元的活动。同时,赛珍珠夫妇又成立了“紧急援华委员会”,工作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在半年内集资100万美元援华。

赛珍珠夫妇还成立了一个“东西方协会”,亲任协会主席。协会的刊物《亚洲》月刊,把斯诺的《西行漫记》分成《毛泽东自传》与《二万五千里长征》两部分,首先向世界介绍。鲁迅、茅盾、郭沫若、柔石、丁玲、萧乾、萧红的作品都曾在《亚洲》上发表。

赛珍珠是1934年告别她生活工作了43年的中国,回到美国弗吉尼亚州定居的。深深的中国情结使得她虽然身居大洋彼岸,却依然关注着中国的一切。

卢沟桥事变血染中华大地,也牵动着赛珍珠的心。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对南京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进行惨绝人寰的大规模屠杀。美国《芝加哥每日新闻》率先报道了这一消息,震惊了全世界。赛珍珠看到这些报道和“杀人比赛”的照片,无比震惊和愤怒,她发表文章,进行演讲,谴责日军的暴行,她说:“所有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报道,每个字、每一句话都被中国人的鲜血沾住,字里行间发出了血淋淋的冤喊:还我头颅!我不能袖手旁观,视而不见!”她开始构思反映这一事件的长篇小说。

1938年6月,就在毛泽东发表《论持久战》批驳“亡国论”不久,赛珍珠发表政论《日本必败》,她说:“美国人觉得中国与久宿野心的日本相对敌,中国是支持不久的,是必会投降的。但我以为这是不会有的事,中国绝对不会屈服日本!……在言论上,在著作上,我曾大胆地发表我不相信。我说,中国人是不会投降的,日本人也不能征服他们!”对于国共两党在中国抗战和历史进程中的表现,赛珍珠看得很清楚,她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是和平的唯一希望,但蒋介石因无视农民而失去了他的机会。”这些“放肆言论”的发表激怒了中国官方,虽然她当时获得诺贝尔奖与中国有关,但南京国民党政府派驻瑞典的使节却奉命拒绝参加她的授奖仪式。她仍在举世瞩目的诺贝尔奖颁奖讲坛上,向世界宣布“中国是不可征服的!”

赛珍珠还批评蒋介石为了加强统治,网罗一批亲信组建特工组织“蓝衣社”并聘请德国纳粹军官训练他的党羽的做法。她在《亚洲》杂志上发表《现代中国的创新精神》,在赞扬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的同时,又痛斥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蒋介石“没办法消除腐败现象,才又皈依了基督教”,预言“蒋介石的统治已步入穷途末路”。并说:“蒋介石虽是一个握有兵权的实力人物,但他镇压自由的做法使他正丧失民心。如果蒋介石不相信人民,人民也不会相信他。”美国的乔治·欧图尔讽刺赛珍珠“急于向蒋介石打冷枪以取悦延安”。

为加强舆论作用,赛珍珠夫妇于1940年建立了一个民间团体“东西方协会”,赛任该会的主席。她在协会的秘密报告中提出:“当务之急是,中国应立即对美国人民开展一项高明的、精心策划的有关中国和中国人民的教育活动。”她把制定的宣传计划交给了中国驻美大使馆。她始终认为,只有通过持之以恒的宣传和交流,才能克服两国完全不同的历史和文化背景造成的障碍,增进两国和两国人民的相互理解和友谊。她利用这个协会主办的《亚洲》杂志,宣传中国抗战和介绍抗战中国,埃德加·斯诺的《红星照耀下的中国》(《西行漫记》)就是首先在这个刊物上发表的。赛珍珠在一家电台评述斯诺这部作品时指出:“毛泽东是赢家,蒋介石是输家。因为毛泽东唤醒了中国的老百姓,他领导的军队是完全为老百姓的事业着想的。”赛珍珠旗帜鲜明地宣传持续到抗战结束,仅在《亚洲》杂志上就发表了《中国必胜》、《明天的火种》、《团结的中国》等18篇之多。这些文章,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第二祖国”无尽的眷恋和对中国人民深深的爱,是一种没有任何功利色彩的爱。尽管她身处大洋彼岸,她的心却飞到了战火纷飞的中国,飞到养育她40多年的地方,分担着第二故乡遭受战争蹂躏的痛苦,更分享着他们胜利的欢乐。她指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绝不是遥远的东方的两个与美国无关的国家之间的战争,这场战争超出中日两国的范围,已经成为民主与暴政之间的战争。”

赛珍珠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又马不停蹄地创作了大批反映我国抗战内容的作品。从1939年至1945年,共有长篇小说5部,剧本7部,散文4篇,编著《中国木刻》1本,其创作态势惊人。这些作品都旗帜鲜明地声援了中国的抗战。

1942年出版的《龙子》是以南京大屠杀为背景,描写了1937年至1941年南京西郊村民的生活和斗争。作品揭露这场屠杀给人民带来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巨大灾难,歌颂普通民众磨炼成长、奋起杀敌的英雄壮举。这是世界上第一部以英文向西方揭露日军在南京大屠杀的罪行的长篇小说。虽是小说,但却是真实的历史纪录,赛珍珠说过:“书中描写的悲惨肆虐是难以想象的,因为侵略军极度残忍,其凶其毒难以言表,只能细写故事始末。所有根据是当时影像、报纸资料的剪辑。”这部小说寄托了作者对南京的深厚感情,引发了全世界对日军残暴罪行的谴责。许多读者把它当成“来自中国抗日前线的真实报告”。美国政府和人民也急于了解东方战事和日本侵华的真相,所以《龙子》这本书一推出就大受欢迎,初版29万册,后来又一版再版。甚至把它作为美国盟军参与抗日的宣传品,鼓励了大批美国人来到中国抗日战场。她创作的《滇缅公路的故事》,也首次向世界披露中国男女老幼铺筑公路用以抗战的奇迹,鼓励美国军火商援华抗日,不要再对日本销售武器。

内战时期,赛珍珠在《爱国者》中,揭露蒋介石的倒行逆施:“国民党空军轰炸上海,炸伤市民造成惨案。蒋介石一到上海,立即与金融巨头们结为联盟,放弃革命,开始血腥镇压异己分子,共产党人和非共产党人几乎无一幸免。”宋美龄曾代表蒋到美国游说,希望得到美国的军事援助。赛珍珠给罗斯福总统夫人送了一份书面意见,她说此时美国不宜参与国民党政府内部的派系斗争。她认为只有中国共产党人才能与农民打成一片,他们把解除大众的疾苦作为主要的议事日程。她建议罗斯福夫人“如果真想了解共产党,应把拜访周恩来列作行动计划”,她希望总统夫人“应与中国普通老百姓进行广泛接触,以摆脱西方人对中国人的误解”。

除了写文章开展宣传,赛珍珠还进行了大量的援华抗日活动。1940年,她与左翼记者埃德加·斯诺等一起,应宋庆龄之邀成为“保卫中国同盟”的荣誉委员,从事海外募集资金和医药物品,支援中国抗战。她又与斯诺夫妇等签名上书美国总统,呼吁成立了“美国中国救济事业联合会”,她担任该会主席,并邀请总统夫人任名誉主席,在全美筹募了500万美元汇往中国。同年底,赛珍珠夫妇又成立“紧急援华委员会”,第一个目标就是半年内筹集到100万美元紧急援华。

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赛珍珠以她特殊的身份和影响,为支援中国抗战奔走呐喊。她的热情和友谊得到中国人民的称赞。著名社会活动家庄心在上海的《矛盾月刊》撰文指出,“赛珍珠是一位外国人,但她的写作是真诚的。如果有异国的作家能以真切的态度来描写中国的现实相,那便是中国的友人。”周恩来曾评价说过:“赛珍珠是著名小说家,是最了解中国的美国人,对中国人民怀有深厚感情。在抗日战争方面,她同情中国,是中国人民的朋友。”1943年,周恩来曾亲笔写信给赛珍珠,邀请她前来华北抗日根据地采访,搜集写作素材。但由于种种原因没能成行。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