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到收藏夹    |    ENGLISH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赛珍珠研究 >> 本地研究 >> 赛珍珠的“祖坟”在哪里?

赛珍珠的“祖坟”在哪里? 原文:《京江晚报》http://www.jsw.com.cn/site3/jjwb/html/2013-03/31/content_1999095.htm  

图中圆形这块地方极有可能是赛家祖坟。

 

  “她(赛珍珠的母亲)的坟墓,以及我的年幼的兄弟姐妹的坟墓——都在我的中国家乡、江苏镇江的一处小小的墓地里。我在最近请求准予前往镇江访问,以便去看看我的祖坟。现在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再见到它们了。也许,它们已经荡然无存。许多坟墓已被劫掠无遗,墓主被耕犁翻到了地下去肥田。我将永远不能知情。”

  ——赛珍珠《中国的过去和现在》


  云台山西麓的山脚下曾是一片埋葬西方人士的墓地——“西侨公墓”。今年2月,镇江博物馆完成了对这块墓地的考古工作,发现了基督教中国内地会创始人戴德生牧师的墓地和墓碑。而与戴德生墓地相邻的赛珍珠家族“祖坟”却没有发现,它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本报记者 何菁 戴蓉

  赛珍珠“祖坟”位于公墓的东北角?

  “我母亲的墓在镇江的洋人公墓。公墓很有些年头了,还建有一座木质大门。公墓离金山不远,但也不很近。很多西方人都葬在那里。”(引自赛珍珠:《中国今昔》 1972年版)

  “我那早夭的弟弟几年前就是葬在这儿的。在我们来给他送花时,我和母亲常常就是走在那些墓地小径上的……记得她拒绝看一位著名英国传教士坟墓上的高大的石碑。那个传教士葬在一块舒适的土地上,他先后娶了三个妻子,她们及其几个孩子就葬在他的周围。(注:戴德生在英国时订婚,因未婚妻不能随他传教而解约;第二任妻子玛利亚,死后葬在镇江;后娶第三任妻子,死后归国安葬。戴德生的三个孩子也葬在镇江。)但是,我们也把母亲送到这儿来长眠了。唯一使我高兴的是,不管怎么说她的墓位于一个空空的角落里,那儿有阳光,还有攀附在高大的砖墙缝隙间的野生紫罗兰。”(摘自赛珍珠《我的几个世界》1954年版)

  赛家共有五人安葬在西侨公墓,最早安葬的是赛珍珠的小弟弟克莱德,5岁的克莱德因病于1899年1月10日在镇江去世。1921年,赛母卡洛琳死于镇江,葬在了西侨公墓。根据赛母的遗愿,她的长女莫迪、次子亚瑟和次女埃蒂斯三位亲人也从上海迁葬到镇江西侨公墓赛母墓旁,同时被迁来的还有刻有三人名字和“上帝怀抱着他们就像怀抱着羊羔”字样的墓碑。这完成了赛母的遗愿,同时镇江西侨公墓的赛氏五人墓也成了赛珍珠直到生命最后都魂牵梦绕的地方。

  1905年6月9日拍摄的一张有关西侨公墓的照片,被认为是对于赛珍珠家族墓研究最具价值的照片,照片前方应该是戴德生的墓,后面,也就是墓园东北角那片空地,是否就是1921年10月安葬赛母的地方呢?这符合赛珍珠“墓位于一个空空的角落里,那儿有阳光,还有攀附在高大砖墙缝隙间的野生紫罗兰”的描述,也符合赛母每次来给赛珍珠早夭的弟弟送花总是要路过戴德生的墓地的记载。

  “西侨公墓”在1958年全民大炼钢和1965年建立木材公司期间受到了很大的破坏,原来的墓地痕迹现在几乎已经看不到,资料能提供的并不能证明实地存在,赛珍珠研究人员表示,墓地应该在东北角,但是必须依赖考古发掘。

  戴德生的墓地发现提供契机

  今年二月对西侨公墓的考古发掘给人们带来了希望,同时让做赛珍珠研究的人们很纠结。

  在这次考古中,考古人员一共发现墓葬六座,均位于保存较好的墓地东北角。其中戴德生墓是其中最大的一座,并且有矮围墙环绕,同时还出土了墓碑一块,上面写着“戴公讳德生”、“男存仁、媳葛氏敬立”,下部还写着“我虽然死了却,因信仍然说话”。

  戴德生是基督教中国内地会创始人,戴德生和玛丽亚共生育9个孩子,其中3个孩子死于幼年,2个孩子死于童年。1870年7月7日,玛丽亚生下最后一个孩子诺埃尔(Noel)后染上霍乱,因无力照顾孩子,诺埃尔于7月20日死于营养不良,3天后玛丽亚病逝于镇江。玛丽亚和她的三个孩子均被安葬在镇江西侨公墓。玛丽亚去世后,戴德生极其悲伤,并留下遗嘱说:“只要我逝世于中国,一定要将我安葬在玛丽亚的身边”。1905年6月3日,在玛丽亚去世35年后,戴德生在长沙突然辞世,人们按照戴德生的遗嘱将他的灵柩护送至镇江并安葬在西侨公墓玛丽亚的墓旁。

  记者在现场看到,戴德生的墓地和西侨公墓的围墙确实有一定的距离,比较符合1905年那张照片上的地理位置分布。既然戴德生墓地被发现了,那么赛珍珠母亲以及兄弟姐妹的墓地应该也在附近,考古人员对墓园进行了初步勘探,因为下水管道等设施建设遭到破坏,目前并没有发现可以确定墓地的遗迹和遗物品。

  是考古人员找错了方位,还是真的如赛珍珠自己所言墓地“已被劫掠无遗”或“被耕犁翻到了地下去肥田”——我们不得而知。希望这次“西侨公墓”地区的开发能够成为一个契机,能有利于我们对赛珍珠进一步的研究,因为这可能是难得的机会。

  相关链接

  西侨墓地

  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前半叶的镇江白人公墓,位于云台山西麓牛皮坡小铁路巷东,面积不足一亩(档案记载为O.773亩),呈长方形,南北长,东西短而窄,南北向路径三条,东西向路径四条,铺沙的小径和几棵树相间,墓群自然安排成大小不等的20块,坟墓大小迥异,高低大小的墓碑为主要标志。

  根据收集到的墓园照片和国内、外有关资料,原墓园建有围墙,东面的围墙紧靠云台山西麓山脚,围墙基础大部分用大型条石砌成,东、南和北面围墙采用大块优质青砖砌筑,围墙顶部砌成圆弧形便于排水。西面围墙材料大部分采用耐火砖砌成并按西方特色的造型以突出墓园正立面的效果。墓园大门朝西,木质大门上镶嵌有大量金属饰物,并用中、英文标明墓园名称。

  墓园整体的地理形势呈东高西低的缓坡状态。园内典型西方风格的墓碑和石刻高低错落、排列有序,有些石雕充满西方风情,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碎石铺就的小路,路旁自然开放着各类小花,葱翠的树木,使墓园充满着宁静和安详。

  1958年全民大炼钢铁,公墓大门镶嵌的铁皮、铜条、门环等金属饰物首遭洗劫,墓碑上古铜色金属嵌教会条、十字架攀拿标志物也难免砸拆的厄运,投进土高炉炼钢铁。1965年8月l7日,镇江市人民委员会第122号文件批复镇江木材建材分公司:“同意拨用小铁路巷东土地3.8亩(含外国人坟地0.773亩)基建仓库”。

  赛珍珠家人

  状况一览

  1.赛珍珠的母亲卡洛琳,1857.3.9-1921.10.21,死于镇江,葬于云台山西麓西侨公墓。

  2.赛珍珠的父亲赛兆祥,1852.8.13.-1931.8.31,葬于江西牯岭。

  3.赛兆祥第一个儿子——埃德加,1881.7.15-1936.3.19,生于上海,死于美国。

  4.赛兆祥第一个女儿——弗兰斯·莫迪,1883.12.28-1884.9.15,在杭州出生,死于从日本到上海的船上(黄海上)。1岁葬于上海,后迁葬镇江。

  5.赛兆祥第二个女儿——埃蒂斯,1886.5.13-1890.9.5,出生于烟台,4岁死于上海,后迁葬镇江。

  6.赛兆祥第二个儿子——亚瑟·亚布拉罕,1889.1.23-1890.8.21,出生在淮安,1岁半死后葬于上海,后迁葬镇江。

  7.赛兆祥第三个女儿赛珍珠,1892.6.26-1973.3.6,生于美国西弗吉尼亚州西斯保罗,死于佛蒙特州丹比镇。

  8.赛兆祥第三个儿子克莱德,1894.9.16-1899.1.10,生于宿迁,5岁死,葬于镇江。

  9.赛兆祥第四个女儿格蕾丝,1899.5.12生于镇江。

【赛珍珠故居】
【赛珍珠国际班--镇江二中】
【大地风光】
© 2008-2012 Pearlsbcn.org 镇江市赛珍珠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ngCMS 5.1.0.0812

苏ICP备05050842号